距離上次寫了在香港產檢的記事之後

現在來乘勝追擊(是勝在哪我也不曉得)

來補寫一下我迅雷不及掩耳的香港生產過程好了

話說小妞的預產期本來是一月中的

2016年的最後一天我跟我尢在蘇活區吃完飯之後散步到蘭桂坊

也許是跨年心情太好

整晚下來他一個人喝掉了我想應該有兩瓶的紅酒加上幾杯的shot

本來我也不以為意 想說難得跨年嘛 偶爾放縱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

凌晨一點終於在床上躺平 

睡了幾個小時覺得下面一陣濕 心中大驚

看看身旁醉醺醺的老公

心裡想著 “到底要不要叫他起床咧?是羊水破了嗎”

猶豫了十幾分鐘 還是搖醒了隔壁酒氣沖天的大叔 說明了一下狀況

結果此人竟然問我是不是真的確定是羊水破了

還有就算是的話他可不可以再多睡一個小時

此時我只能說還好平常被機上的客人訓練出金剛不壞之身

即使臉有點歪還是跟他說可能不行讓他再睡一個小時(面帶微笑)

還好此人識相(有嗎?)退而求其次說“那我可以洗完澡才跟你去醫院嗎”

各位產婦聽到這裡心應該已經涼一截想著要把已經簽好的離婚證書拿出來了吧

(這種東西信手捻來就是一大疊啊)

想想我在網上都是看到產婦發現自己破羊水之後先洗完澡才去醫院

(因為有些人坐月子不洗澡的)

哪有聽過破羊水老公說要洗澡的膩!!!!!!

但我還是沈穩的等待老公梳洗之後才啟程去醫院

順便趁他在洗澡的時候再檢查了一下待產包有沒有遺漏的東西

我聽說第一胎都不知道幾個小時才生

為了怕無聊我帶了一本很厚的小說還有手機充電器想說

可以上網聽音樂舒緩一下緊張的心情

(後來生完回想覺得自己好傻好天真)

終於一切就緒要出門口

德國人又開口了

“我們可以假裝很緊急在路上揮手叫計程車並且大叫說請送我去醫院”嗎?

聽完這種要求按耐不住衝動的產婦可能已經殺夫了吧

(那月子就要在牢裡坐了柳)

但我沒有 牙一咬 還是讓他去做他想做的蠢事

果不其然 沒有任何一輛計程車願意載我們去醫院

(還有一輛車一聽到說要去醫院就說不順路)

等到他玩夠了我才跟他說不如冷靜一點攔車

這樣緊張兮兮的攔車沒人敢載我們拉

沒多久上了車 攤開我的產褥墊(有夠怕羊水弄髒人家的車)一屁股坐上去

老公還在百思不得其解怎麼說了要去醫院還沒人要載

這種事在德國絕對不會發生之類的

我心想就是你表情緊張說要去醫院才沒人想載我們的啊 傻孩子

總之拖拖拉拉的 凌晨五點半 終於踏進了醫院門口

做完了入院登記手續之後 還豪氣干雲地叫老公先回去睡覺

畢竟第一胎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會生

都還沒有陣痛 不如讓宿醉的老公先回去補個眠 也比在待產室門口等來得強

老公猶豫再三最後乖乖地回家補眠了(平常都沒這麼聽話就是了)

不過事實證明 陣痛起來 是連電話都沒力氣看一眼的

這又是後話了 留待下回再寫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菜鳥啾 的頭像
菜鳥啾

菜鳥啾

菜鳥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