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離開公司以後
先進了東涌的圖書館借了參考書
本想試試好久沒去的芽莊,怎知借完書,出來已經過號了。圖書館真的是一個一進去就會讓人忘了時間的地方。
搭上東涌綫,掙扎著是要先在三點的產檢前先直奔銅鑼灣的圖書館,為了極有可能會放的颱風假而屯多一點書,然後背著借來的書再去無印良品訂餐桌;還是回家換平底鞋產檢之後才悠閒的去銅鑼灣晃晃。一時拿不定主意,決定先到香港站再看狀況吧。

東涌到香港站比我預計得久,不過車上遇見了兩個外國男女背包客,搭檔在列車裡面唱起歌來,嚴格說來只有男生彈著烏克麗麗唱歌,女生拿著不知道是誰幫他用中文寫「請協助我們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的瓦愣紙牌,跟裝烏克麗麗的袋子來裝錢。歌聲好聽,勇氣也可嘉,他們做了我一輩子也做不來的事,基於這個理由捐了一點錢。我這個車廂除了我以外,我隔壁比我年輕的女孩子跟對面的香港中年夫婦也捐了錢給他們。希望他們真的能因此存夠錢環遊世界。

到了香港站,眼睜睜的看著去銅鑼灣的地鐵開走,看看時間只能先回家一趟了。
其實回家之後也沒有很多時間可以休息,查了查地圖,搭車跟走路去產檢的醫院也要半小時。囫圇的塞了昨天經過麵包店買的空虛的菠蘿麵包,配上日本買的本來是要給先生吃的無糖優格,以早餐的形式吃了午餐,散步到產檢醫院。

身為香港永久居民每次公立醫院產檢都是免費的。登記過後, 秤體重、驗尿、量血壓,一連串的流程不需要十分鐘,然後便是無止境的等待。這次大概只等了不到半小時就叫到我的名字。進去診間後,護士很快叫我躺下量子宮高度,聽一聽胎兒心跳速度是否正常。詢問了有沒有茲卡病毒的可能感染性還有懷孕有沒有水腫、有沒有胎動之類的問題就結束了。公立醫院以我所記得只有剛開始跟懷孕中期各照過一次的超音波,剩下的回診都只是聽嬰兒心跳而已。所以有很多懷孕的同事也會另外付錢去私人醫院照超音波,不過對我而言,有沒有超音波不是很重要,我無時無刻都感覺到我腹中的小人活躍的翻滾,何況我還特地回了台灣做羊膜穿刺,確定染色體沒有異常,又幸運的能在香港的公立醫院排到免費的高層次超音波,已經覺得這樣的資訊很足夠,剩下的 就等小人出生才說吧,見3D真人就夠了。

看完醫生,沒想到加上等待時間只花了一個小時,心想也好久沒有搭叮叮車了,晃到上環去,上了一台空盪盪的車,享受在辦公室工作之後好久沒有的午後悠閒感。不過這種悠閒感沒有持續多久,幾乎站站都停的叮叮車很快就連樓梯間都站滿了乘客,抱小孩的、年紀大的、背著背包的遊客,全都在這下午還沒下班的時間擠上了車。 一路搖搖晃晃的,從上環到銅鑼灣的圖書館竟然也搭了一個小時的車。(如果搭地鐵只需要一半的時間跟多幾塊港幣的支出) 不過算了吧,難得的下午悠閒時光,不用在地鐵裡快速移動也是一種幸福。

不出所料的在圖書館又花了一個小時才離開,往無印良品的路上發現一家長得很像電影院的越南餐廳,肚子有點餓,又想起午餐沒有吃到芽莊的遺憾,進去點了碗河粉,配上一盤馬拉盞炒椰菜仔。看了下手錶,才六點多,離香港人的晚餐時間還很早,難怪店裏稀稀落落的客人大多是外國人。酒足飯飽的吃完前進利舞臺,訂了桌子,買了衣服,還到誠品買了茶,才心滿意足的搭車回家。 整個晚上睡得不太好,不知道是因為睡前喝了菊花普洱茶,還是因為天文台還沒正式宣布颱風狀況,看著窗外平靜無風無雨,我心裡反而緊張起來,萬一睡不著而明天又沒掛八號風球,那在辦公室的時間會相當難熬。這樣睡睡醒醒,還做了莫名其妙跟颱風有關係的夢,直到先生六點多就起床跟我說已經八號風球,我才真的有一種解脫了啊的感覺。

起來做了早餐給先生吃,聽著愛樂電台,讀著圖書館借來的書,看著窗外大雨以及不停在晃動的公園大樹,覺得非常幸福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菜鳥啾 的頭像
菜鳥啾

菜鳥啾

菜鳥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