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was my last vacation?我輕歎一聲,在飛機上翻旅遊雜誌,望梅止渴。負責這單deal的consultant連續工作了二十小時,突然「劈啪」一聲暈倒在辦公室的地上。我們以為他猝死,可是他沒有,聽說只是過度疲勞。假定他沒有扮暈,五十歲未夠就虧成這副樣子,竟連區區二十小時也捱不住,那就無謂學人霸住個位,盡快轉行做清潔吧,有議員會為你爭取最高工時。

那傢伙暈倒,害我突然被合夥人Eric拉進這單deal,臨時臨急召我到上海開drafting meeting,秘書Selina還發我脾氣,她說足足打了三個電話,才訂到那天中午前最後一張港龍business class的機票,我對她千多萬謝,得罪秘書沒有好下場。

菜鳥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